新闻 | 图片 | 下载 | 专题
  首页 |新闻中心|青州人文|青州书画|青州风光|青州房产|青州名流|书记专题|市长专题|青州挂失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青州人文 > 女水考
女水考
来源:今日青州网      时间:2019-04-18 14:37:31      
内容摘要:在青州市北阳河与临淄淄河之间有一条河,叫裙带河,世人也称之为女水。但实际上女水和裙带河不能完全算作一条河流。 裙带河可以被称之为水系,而女河只能算作它的一条支流。在地方志中记载,裙带河的支流还有夹


青州市北阳河与临淄淄河之间有一条河,叫裙带河,世人也称之为女水。但实际上女水和裙带河不能完全算作一条河流。
  裙带河可以被称之为水系,而女河只能算作它的一条支流。在地方志中记载,裙带河的支流还有夹涧水、石塔水、织女河、鸳鸯河、于家河等。
  夹涧水,也就是《益都县图志》所记的裙带河,发源于青州市夹涧村南土崖下的清泉,水从夹涧村中间向北流,经过青冢子村西,再经饮马村西、新岭村、水坡村南,在黄岭村东北与从西北方来的小河水汇合。有人把西北来的这一条小河称作“女水”。
  南石塔水,发源于南石塔村东南的地表泉,向北流经苏闻东、香店村东,再往北阎家河村东,再向北至大交流村西与夹涧水交汇。大交流村的得名就是来自于二水在此交汇交流之意,因该村规模大所以叫大交流村,其村西也有一村称交流,因其规模较小所以称为小交流村。
  织女河,发源于尧王山西麓陈家车马村的小河,经鲁家车马村北,流向曹家沟、郑家沟、普通,再向北经河东村、东高,再与夹涧水相接为一体。
  鸳鸯河,发源于井峪村西的天然石洞,绕过井峪村西北,向东北流去注入鸳鸯水库,然后流经神旺村东,向北流,与从泉旺村溪水相汇,入玉皇庙村,东南出复又北去,经核桃园村西向北,入小营,经西高村西,至东三教村前折向东流,从夹涧村西改向东北,至南苑村东南,与夹涧水汇合后称夹涧水。
  《益都县图志》还记载了一条“于家河”,但没有说明其源头的所在。《青州市志》说:“裙带河,《水经注》称女水,旧志又称织女河。东源又称于家河,发源于普通乡尧王山北麓”。但可惜的是,这于家河究竟在何处,早已湮没在历史之中,已无从可考。从地图上看,其最大可能是,该支流从尧王山北麓的程家沟,流向周家庄子,再东北流至辛吕村,北流至西张村,再至青冢村东,再至南石塔村西、西石塔村西,随后在黄岭东与夹涧水相合,并称夹涧水(或“女水”)。
  《益都县图志》成书于1907年,裙带河最早见于成书于明嘉靖年间而后历有增修的《青州府志》,它是该流域人们对这一水系的俗称,是它在青州和广饶境内的称谓。而女水则主要是这条水系在临淄境内的支流的称谓。
  以上水系支流,只是裙带河地上水和地下水补给的大体走向,现在,抑或是在古代,该水系经常断流,尤其是在饮马村、夹涧村和南石塔村以南。
  郦道元做《水经注》时,也采用了与先人相同的作法,把这条水系记作女水,而对它在青州境内的称谓却只字未提,对青州境内的支流也未加叙述。究其原因,大概是因了在古代女水这条支流流经的区域,有些地方比较出名的缘故。
  郦道元在其《水经注》中,引用《汉书·地理志》,说“巨淀之右,又有女水注之,水出东安平县之菟头山”;引用《从征记》,说“水西有桓公冢,甚高大”;引用晏谟的资料,说“依《陵记》非葬礼,如承世故,与其母同墓而异坟,伏琛所不详也,冢东山下女水原有桓公祠”;引用郭缘生《述征记》,说“齐桓公冢在齐城南二十里,因山为坟。大冢东有女水。或云:齐桓公女冢在其上,故以名水也”。
  按照郦道元的叙述,探访女水的源头,那你只能到菟头山附近。有人称菟头山即鼎足山,在青州市张石羊村西北,在临淄区郑家沟村西南。
  但是,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菟头山为什么又叫做鼎足山呢?难道是因为它与它东南面的两座高似山头的古坟互为鼎足之势?
这两座古坟俗称二王冢,东西并列,方基圆顶,南北长190米,东西长320米,墓高30米。菟头山在西冢北偏西5度的方向上,三者根本构不成鼎足之势。
  询问当地人关于这两座坟墓的故事,被告知,西边这座坟是齐桓公的坟冢,它的东边是传说中他母亲的墓葬之所在,也有一说,东边是他女儿的坟墓。当地人称,先前在东边这个坟冢以东曾经有一个泉眼,水流很大,泉眼直通东海。当地还有这样的传说“打开二王冢,淹了山东省”。
  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,爬到桓公墓顶,心中的疑惑仍未解开。这鼎足山之名究竟从何而来呢?
  向导指给我看时,我才恍然大悟。在这二王冢的东南方向和西南方向各有一座山,只不过你不加仔细的辨认是看不出来的。原来,这两座山已经几乎被开山取石夷为平地了。东南这座山才是真正的菟头山,西南这座山叫作牛首山或者牛首岗,西北角的这座山叫作紫金山。紫金山现称作鼎足山,也称作菟头山。也或许因为菟头山、牛首山(岗)与紫金山曾经互为鼎足之势,所以这三座山都曾叫作鼎足山吧。
  向导告诉我,原来菟头山(即东鼎足山)西侧有一眼泉水,日夜不停地流,泉水向东边这座坟冢流,至其东侧折向东北流,该泉水大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、八十年代初断流。该泉便是女水的源头。以前,雨水丰沛的时候,会有很多泉眼冒出。
  之所以称之为女水,大概就如《述征记》所说,因“齐桓公女冢在其上,故以名水也”吧。
  实地考证发现,该水向东北流经郑家沟村东接近309国道时,其河道已经基本与齐王路的最北端重合了。2018年温比亚台风带来的暴雨恰恰证明了这一点。河道继续向东北方向流去,直至杨家齐陵村西,折向西,然后又北,又西北,注入淄河。
  然而,《临淄地名史话》记载,古代女水经过驻佛店村西,东北流,经丁官庄,到交流,汇入裙带河。女水是季节性河流。清光绪年间,下游被整为农田,女水改向西注入淄河。
  按照郦道元《水经注》的记述,“女水至安平城南,伏流一十五里,然后更流,注北杨水。城故酅亭也”。
  “北杨水”是北阳水的误写。女水是季节性河流,源头本是泉水,所以,干旱时期,其流程不会太远,大约就在驻佛店村至王家齐陵一带断流。这便是“伏流一十五里”的由来。光绪年间改的河道,基本上眼线在的河道,从驻佛店村西向北,又西又北又西注入了淄河。
  也就是说,女水在地下潜流了15华里之后,在安平城南又复流出于地表。
  酅亭,就是现在皇城镇的石槽村,是古安平城遗址的所在,古安平城也叫做东安平城。从石槽村到王家齐陵,正好大约15华里的距离。
  接着,郦道元又说:“女水东北流,迳东安平县故城南。”
  实地寻访查证得知,石槽村南约2里的地方地势比较低洼,老人们讲,此处世代被称为南海子,原先曾有一浅浅的河沟地带向东北而去,经蓬科村,又东北经马岱村,又东至朱良村西,注入裙带河。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,在大马岱村,还有一座名泉,泉水流量很大,以至于形成了一条河流,向东流汇入裙带河,然后向北流经青州市彭家庄,又北流,又东北流,与古北阳河汇流,又东北流,注入巨淀湖。
  古代,把出于今石槽村南地表的泉水所形成的河流也称作女水,实则因为石槽村南15华里的女水潜入了地下,而此处河流的流向大多是南北向的缘故。其实,这两股水究竟是否是同一水流,也很难说得清楚。
  在淄河以东,杨家齐陵村北偏西45度,直线距离5华里的龙池村,曾经有一久负盛名的泉水——龙泉或者龙池,乃古临淄八大景之一的“龙池秋月”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该泉泉眼直径达20多公分,常年汩汩不停地流水,水流出后不远,复又经一小洞潜于地下,有好事者用麦糠验之,乃发现,麦糠从其东北方向直线距离近20华里的大马岱村的泉眼中冒出。
  我认为,这条河被称为女水,实际上是犯了一个错误。
  这还得从它的源头说起。
  二王冢东西并列,太史公司马迁在《史记·齐太公世家》中,引用《皇览》记载,把他们称之为“景公冢与桓公冢”。然而,一九八四年,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,对二王冢进行认真科学的稽考后,将二王冢定论为田齐侯剡和田桓公午之墓,而非“景公冢与桓公冢”。1988年1月,二王冢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  正是田桓公本人为后世之讹传埋下了伏笔。
  田桓公,也叫齐桓公、齐田桓公或者田齐桓公,姓田名午,与齐废公,也就是田齐侯剡,为亲兄弟。《竹书纪年》中称:“齐康公五年,田侯午生。二十二年,田侯剡立。后十年,齐田午弑其君及孺子喜而为公。”也就是说,田午杀死他亲哥哥,然后自立为齐王。
  田齐桓公把他哥齐废公葬在了鼎足山之间的三山口,也就是二王冢的西冢。后来,田齐桓公死后,也葬在了此处,这便是二王冢的东冢。
  当初查阅资料时发现,唐《元和郡县志》记载:“桓公冢东旧有祠,魏武帝(曹操)所立。”宋《太平寰宇记》谓“桓公冢在鼎足山上”。唐初《括地志》记载:“晋永嘉末,人发之,初得版,次得水银池,有气不得入。经数日,乃牵犬入中,得金蚕数十箱,珠襦、玉匣、缯彩、军器不可胜数。又以人殉葬,骸骨狼藉也。”
  此次登临二王冢时,心中甚是疑惑,怎么西冢周围一个盗洞也未发现,而东冢周围却有新旧盗洞达七八个之多呢?
  读到《竹书纪年》中关于田侯剡和齐田午的记载后,心中的疑惑顿时消弭殆尽了。齐田午,即田齐桓公,弑杀了其兄长田剡及其公子田喜,他又怎么能厚葬田剡呢?而东冢是田齐桓公自己的墓葬,陪葬品一定是丰厚的了。
  想到此,我不禁感慨起盗墓贼的“家传”来。自古以来,这盗墓也真是一门“学问”,是不绝的“绝学”,世世承继,代代相传,就连二王冢的西冢中没有什么值钱的宝物,都清楚得很。
  至此,晏谟的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,“依《陵记》非葬礼,如承世故,与其母同墓而异坟,伏琛所不详也”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  东冢为田齐桓公墓,因田齐桓公名字叫做“午”,所以,古人又把这个东冢称作“齐桓公午墓”,或索性“桓公午墓”。另外,“午”与“母”在古代汉语中发音接近,清段玉裁对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做的注解释为,“午,疑古切”、“母,武扶切”。而古代汉语中y与w发音部位相同,发音几乎相同。所以,慢慢地“(齐)桓公午墓”就变成了“(齐)桓公母墓”。
  然而,世人百思难得其解,这一个墓怎么既叫“齐桓公墓”,又叫“齐桓公母墓”呢?那可能是和他母亲是同墓一坟吧?后人对此葬制甚是疑惑,不得原委,才有了”如承世故“,应该是“与其母同墓而异坟”,也就产生了晏谟式的“伏琛所不详也”的疑惑。
  又,清代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记作:“集韵曰。吳人謂女爲娪。牛居切。靑州呼女曰娪。五故切。楚人謂女曰女。奴解切。皆方語也。”《集韵》是北宋仁宗年间,由丁度主持编写的古音韵学,成书于1039年。
  可见,“午”与“娪”,古汉语中在发音上,异常地接近,甚至相同;“娪”的含义就是“女”。所以,世人又以讹传讹,把“齐桓公午墓”传成了“齐桓公娪墓”,认为“齐桓公娪墓”就应当是“齐桓公女墓”。人们认为东冢是“齐桓公女墓”的同时,把西冢便认作是“齐桓公墓”了。
  关于二王冢的传说,还有一个版本,本文一直没敢提及,青州市邵庄镇一带的人们认为,二王冢也叫二女坟。至此,真相终于水落石出了。这还是因为世代传承中发生了音变的缘故,既然这里既有“齐桓公母墓”,又有“齐桓公女墓”,而这里却只有两座坟,那它们肯定就是二女坟了。
  这样一来,东冢脚下的这一条河也就自然而然地被称作“女水”了。也或者是,这条河本来叫“午水”、或者“娪水”,后来因为对发音的误读,而转化成了女水。其实,真实原因同出一源——田氏齐桓公午墓。
  “汝”通“女”,所以,《青州府志》就说,“女水一名汝水”,还说“俗名裙带河”。
  民间有一美丽的传说:“当年织女从天上俯视人间,见北阳河蜿蜒清澈,又有尧王山巍然挺秀,一时忘情凝视,竟将裙带飘落人间,瞬时化为一道道清流,因此取名裙带河。”
  这条河古代在临淄称女水,郦道元时代,女水指的是整个的女水水系,也可以大胆地推测,当时,女水仅有这一个称谓。
  “巨洋水即《国语》所谓具水矣,袁宏谓之巨目末,王韶之以为巨薎,亦或曰朐瀰,皆一水也”,这是都对弥河的叙述。可见,如果女水还有别称,郦道元应该会有所记录的。
  剖析传说,我们可以得出较为合理的解释,这条水系的众多支流,共同刻画出了一条舞女的裙子,所以,女水又称裙带河,而人们又依据这一称谓,编出了这个美丽的神话故事。(从附图不难看出其上游水系的大体形状——裙子)
  此说然否,还请诸君思量。   (李瑞之)
 
 

编辑:今日青州网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今日青州、今日青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新闻热线:0536-3233110       邮箱:qzjrqzw@163.com
 
  上一篇:    下一篇:
 
 
综合商讯    
潍坊日报社青州分社招聘记... 02-10
青州风筝 承载梦想 放飞希望 05-21
青州市仁爱儿童康复中心 ... 05-21
工伤预防培训 走进山东谦... 05-21
青州农商银行开展整村授信... 05-21
2019青州高中招生计划出炉... 05-21
山东省馆藏文物巡展在青开展 05-21
益都街道“三大行动”治理... 05-21
   
梅花拳在青州的发展 05-23
青州寺庙综览⒇岳武穆王庙 05-23
禅让、射日与奔月 05-16
明代青州府博兴县城隍庙考 05-16
青州历史上浩大纷繁的工程... 05-08
裙带河探源 05-08
□青州寺庙综览⒆梓潼庙 04-25
青州名士(10)“名医县长... 04-25
青州新闻    
敢于担当 狠抓落实 促进... 05-21
优化服务环境 形成推动非... 05-21
青州市摄影家协会2018年风采录 05-08
五一假期亲子游备受青睐 05-07
益都街道加强社区综合治理... 05-07
青州市庆祝“五一”国际劳... 05-07
青州市北站至 东营市区实... 05-07
青州“五一”假日旅游高质... 05-07
《今日青州》电子版    
关于我们】- 【联系方法】- 【投稿信箱】- 【版权声明】- 【招聘信息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今日青州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服务热线:0536-3233110 邮箱:wfrbjrqz@163.com 地址:山东省青州市市委院内档案局四楼 邮编:262500

版权所有 今日青州网 鲁ICP备12014985号

技术支持:710STU淄博网站建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