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| 图片 | 下载 | 专题
  首页 |新闻中心|青州人文|青州书画|青州风光|青州房产|青州名流|书记专题|市长专题|青州挂失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青州人文 > “烟”之往事
“烟”之往事
来源:今日青州网      时间:2021-01-08 10:45:22      
内容摘要:那个年头的青州农村人,吸烟没有人叫吸烟,都叫吃烟。按说有形的能填进嘴里咽进肚里的才能叫吃,烟虽然不能当饭,到底也算是能跟饭相提并论,甚至可以说很多时候吃烟比吃饭还重要。 上两辈儿的青州农村人吃的烟


那个年头的青州农村人,吸烟没有人叫吸烟,都叫“吃”烟。按说有形的能填进嘴里咽进肚里的才能叫吃,烟虽然不能当饭,到底也算是能跟饭相提并论,甚至可以说很多时候“吃烟”比吃饭还重要。
  上两辈儿的青州农村人吃的烟,都是旱烟。吃旱烟的人都使用烟袋,袋由烟锅、烟杆、烟嘴构成。烟锅多由铜制,也有铁的铝的;中间的烟杆大多为空心乌木杆,也有铜杆、银杆、竹杆的;后面的烟嘴多为玉质,也有玻璃的。旱烟没有过滤装置,吃一口能呛死驴。
  与旱烟相配套的首先是荷包,也就是“烟口袋”。就是放烟沫子的袋子,那首著名的民歌《绣荷包》就是说的这个。还有另一个口袋装的是“烟袋钩子”、火石、火镰。
  烟袋的种类大体有三种,长点儿的有60厘米,往腰上一别,出门随身带;小点儿的不足20厘米,装在烟口袋里,挂在腰上;有一种最长的得近庹,很少随身带,不方便,一般挂在堂屋,装门面,比阔气。
  祖父那代人的日常打扮是:腰里扎条布袢带,耳帽头子长年戴,衩裤裹腿老纤鞋,腰间别个长烟袋。想吃烟了,把烟锅塞进烟口袋里一搲,顺手掏出火石、火镰、秫秸梃秆儿,打火吃烟。秫秸梃秆就是高粱秸最顶端那截,把硬皮扒掉,拿火先点燃一头再摁灭,剩一层薄薄的灰。点火时左手攥紧火石,顺便把梃秆有灰的一头靠近火石,右手拿火镰撞击火石,发出火星,火星落在有灰的梃秆上,点火成功。拿火头靠近烟袋锅摁满烟沫的上头,两腮用力嘬,“滋啦啦”一袋烟就开始了。一般“吧嗒”五六口就不再冒烟,肯定还不够味儿啊,就把火炭儿磕一边石头上,另挖一锅,顺手把火炭摁上。旧火新烟,一直到把“乏”解通豁,再拿烟袋锅子在纤鞋底下一磕,顺脚一抿,杜绝火患。抻一个懒腰,收一口长气,一整个“吃袋烟,解解乏”的完美过程才算结束。
  “吃袋烟”,似乎在青州农村的老辈儿人那里有着神乎其神的功能。一直都有一个这样的说法,吃烟能解乏,“来,吃袋烟,歇歇!”;吃烟能驱寒,“来,吃袋烟,暖和暖和嘴儿。”;吃烟能提神压惊,“来,吃袋烟,压压惊,顺顺气。”;吃烟还能镇静、舒缓情绪呢,“饭后一袋烟,赛过活神仙。”你看看,才“一袋烟的功夫”这“吃袋烟,解解乏”的经典语录,就被青州老一辈人解释到化境了。
  一旦到了深秋末晚了,老人们总喜欢在北墙根儿一边晒太阳,一边吃旱烟,一边就开始了各人对各人烟袋的攀比炫耀。那伙老汉里,就数北边关家营的刁凤义烟袋高级,紫铜烟锅儿、小叶紫檀烟杆儿、翡翠烟嘴儿。整个烟袋早被他打出了包浆,那是他土改时分的胜利果实,人人看了都眼红。最关键的是那个烟嘴儿,通体碧绿,如果搁在现在不知道能值多少钱,估计在青州城里能换套楼房。得亏了那时的人们没有什么价值观,只是爱拿刁凤仪开涮,“老刁啊,你这烟袋真好啊!”。每当这时,刁凤仪也总是掩饰不住自豪的感情,“嗬!我这还是支顶熊的呢!”也是打那开始“刁凤义那烟袋啊——顶熊的”也就成了青州府东南角,方圆几十里的一句最著名的歇后语了。
  吃烟袋的老爷子们,大都是拿最有劲儿的顶烟叶子,晒干搓碎摁烟袋锅。猛吸一口,让烟雾在自己的腹腔里、鼻腔中、口腔里慢慢萦绕几个来回,细细地品味一番,最后吐一个优美的烟圈儿。那烟圈,经久不散,幽幽的在空中游荡着。随着一口长受气,那惬意的神情啊,让我们小孩儿觉得:做神仙,也不过如此吧?
  烟袋锅子除了用来吃旱烟,用处还真不少。小来末起的砸个小东西啊,发落个小孩儿拿来比划着吓唬孩子啊,吃罢烟拿来伸进后脊梁挠痒痒啊,都是信手拈来,轻松自如。特别是抓脊梁,热乎乎的,痒痒攥攥,舒服极了。闲时的烟袋最大的用处就是保护睡觉的小孩儿。我亲自实验过也亲身经历过,用烟袋钩子掏出“烟油子”,拿一丁点儿往蛇头上一抿,锨把长的蛇就顿时蜷作一团,老半天,蛇都是昏死了过去的。热天,大人小孩儿都在场园、坡里、天井睡觉,图凉快。为了防蛇鼠蚊虫,小孩子身边都是放着老人的烟袋。今天想来,真是管用,没听说哪个孩子遭过蛇咬虫叮。
  那时的年轻人,十四五岁也大都学会了吃烟。
  我七岁的那年,每当看到爷爷们手持长烟袋,叭嗒叭嗒地咂着嘴,深吸一口,然后从嘴里鼻孔里冒出一套套烟圈的时候,那种神仙般的享受总是令我羡慕不已。有一天,趁家里无人,我从炕上的烟笸箩里捏索出一点烟叶,摁在烟锅里,然后就用洋火开始点。由于烟杆太长,用嘴叼住烟嘴儿,胳膊又太短,根本够不着烟锅子。试了几次,都没有成功,把人能急死。最后用了大半盒洋火才把烟锅里的旱烟勉强点着,用嘴一吸,顿时涕泗横流。这一口旱烟差点儿把我呛死,糟蹋了半盒洋火差点儿被父亲皮带抽死。
  父亲他们这辈儿人,开始吃烟的时候,流行的“斯大林式”烟斗。这玩意儿不好使,不通活又极易被堵塞。主要还是价格高,因此上,父亲他们大都是吃那种用包装纸卷的烟。
  用纸卷烟可是个技术活儿。最常规的是用裁成长方形的纸条,把烟末儿铺个正好,顺着纸儿,外边压里边,右手捻螺丝儿左手顺烟管儿,烟沫在纸里松实均匀。卷烟的过程就是一个享受的过程,最后用嘴唇沾湿纸角边,拧下螺丝儿头,点火吃烟。有的吃烟人一辈子学不会卷烟这手艺,就只好把长条纸先卷成喇叭筒,再把烟沫捣入其中,轻轻地卷成斗型,这样卷起来的烟松实度不一样,不顶烟吃,很容易结火。
  吃卷烟也闹过很多的笑话。卷烟纸是个稀罕物,西边蒋家庄子村的刘大爷,家里没有烟纸,就跟孩子商量用他的课本。学完一课撕几张,课本刚学完,学期还没结束,就只剩下书皮了。那时的老师大都包班儿,讲语文不学算数,讲算数不学语文,这事儿刘大爷哪里知道啊。一次,老师几天只讲算数新课,没学语文课文,刘大爷实在没纸卷烟了,就把孩子还没学的新课文给撕了。孩子上学找不到老师讲的新课,被老师一顿臭骂,从此,刘大爷也就成了地方名人。
 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父亲那辈儿的庄户老农们,大都还在吃包装纸卷的烟的时候,公社干部们吃的是8分钱一包的“勤俭”牌香烟,县上干部吃的是一毛四一盒的“金鱼”牌香烟。“勤俭”烟也由此得了一个著名的绰号——干部烟。
  那时吃烟用的取火工具主要还是我们的先民们取火用的火石和火镰。火镰为铁铸,状似镰刀,故名。以镰刀砍燧石,火花四溅,把蓬松的秫秸梃引燃,用以点烟。打火并不容易,常常要击打数次才能成功。为了减少打火次数,有时也用火绳,火绳大都用野艾加黄蒿编成细长的辫子,既能用来熏蚊子防虫咬又能用来存火种,引火做饭。点着了,火就会慢慢沿着火绳烧,可以保留半天时间的火种。这种击石取火的法子,从燧人氏钻木取火,一直传承到公元1979年底,才慢慢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  烟草源于美洲,明清古籍中烟草称谓五花八门,流传至今,最终定格为“烟”。烟有致幻作用,能让人苦中作乐,忙里偷闲,痛中思甜。我常常想,青州的这些老农民们,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忍饥受寒,离不开烟的麻醉。
  吃烟,在很多情况下似乎成了男人的标配。累了吃袋烟,是为解乏。饭后一袋烟,赛似活神仙,这是享受。爷们儿见面,先递烟,这是亲切。非亲非故、素昧平生,吃袋烟就成了熟人。
  我又想起了小时候偷着吸烟,被父亲发现,狠命挨揍的那次,终是不再敢吸。及至父亲晚年,爷俩再见面,父亲总是主动递烟给我,我也很自然地接着,打火、点燃、“咝咝咝”,满足地吸上两口。原来吸烟是男人的事情,跟男孩子无关。
  曾几何时,青州的老少爷们很少再见到吃烟的了;说吃烟的人也几乎没有了,大多叫抽烟了;看看“吃烟”也真待随着那阵儿“烟”而烟消云散了。一阵惆怅油然而生,像“烟儿”一样由浓而淡,慢慢地散去了。
  东邻大哥过来喊我吃酒,见我赤臂大汗,肩搭毛巾,伏案临帖,好生不忍。“别干了,鲫皮子鱼炸好了,沟港子鱼现熥。先吃袋烟,解解乏!”   (刘心亮)

编辑:今日青州网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今日青州、今日青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新闻热线:0536-3233110       邮箱:qzjrqzw@163.com
 
  上一篇:    下一篇:
 
 
综合商讯    
潍坊日报社青州分社招聘记... 06-15
青州市公告挂失指定刊登媒体 11-30
记录时代影像 传播摄影文... 01-26
书香:青州最美的味道 01-08
青州市文联新时代文明实践... 12-26
李源诗集《爱在旅途》出版发行 12-25
第八届海参直销节12日—20... 12-18
关于公示第十批青州市级非... 12-18
   
严子陵与青州钓鱼台 01-26
青州寺庙综览(66)铁鹤观 01-26
岩石园漫步 01-26
青州李家官庄李氏家族史浅考 01-19
李清照自述之——我的路 01-19
期待与青州再相逢 01-15
《互助组长》引出校园“文... 01-15
青州万年桥变迁志 01-15
青州新闻    
向奔赴抗疫一线的“最美逆... 01-25
践行文明,执法队员暖心扶... 01-22
青州市交通运输局“五加强... 01-21
青州婚姻登记中心深化“放... 01-21
【安全生产】云门山街道创... 01-16
【安全生产】王府街道多举... 01-16
【安全生产】青州市公路事... 01-16
【安全生产】安全生产 生... 01-16
《今日青州》电子版    
关于我们】- 【联系方法】- 【投稿信箱】- 【版权声明】- 【招聘信息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今日青州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服务热线:0536-3233110 邮箱:wfrbjrqz@163.com 地址:山东省青州市市委院内档案局四楼 邮编:262500

版权所有 今日青州网 鲁ICP备12014985号

技术支持:710STU淄博网站建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