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| 图片 | 下载 | 专题
  首页 |新闻中心|青州人文|青州书画|青州风光|青州房产|青州名流|书记专题|市长专题|青州挂失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海岱副刊 > 忍辱终不悔,负重四十年 —老八路刘春生的非凡历程
忍辱终不悔,负重四十年 —老八路刘春生的非凡历程
来源:今日青州网      时间:2023-02-07 10:26:40      
内容摘要: 编者按:刘春生,男,汉族,青州市人,生于1923年8月。1938年3月,年仅15岁,参加八路军二支队,被誉为红小鬼。1939年2月,加入中


        编者按:刘春生,男,汉族,青州市人,生于1923年8月。1938年3月,年仅15岁,参加八路军二支队,被誉为红小鬼。1939年2月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41年,18岁的刘春生,曾创建娃娃军“抗日青年大队”,任大队长,在山东抗战史上獨领风骚。1982年四月退休改离休。
抗日战争时期,浴血奋战,不怕牺牲;社会主义建设时期,廉洁勤政,一心为公。1949年部队转业后,先后任青州市伙巷街小学校长、潍坊师范总务主任等职。2023年1月5日下午,在辉煌的党旗护佑下仙游,溘然长眠,走完了他人生的旅程,享年101岁。为弘扬刘春生的勇于奉献精神,特刊发《忍辱终不悔,负重四十年》,以慰逝者英灵。

忍辱终不悔,负重四十年
—老八路刘春生的非凡历程
刘沂生

处忧报国心无悔,
忍辱负重四十年。
昔日青丝霜雪色,
冤沉海底终见天。

      此歌,专为刘春生沉冤得雪而作。
     有谚曰:“冤沉海底不见天。”
     你们说,有这种事吗?有。咱们春生的历史,清得如水。到头来,却落了个浊得似泥浆,近四十年来,一直理不清,道不明。挨批、被斗,吃尽苦头,丧失了美好前程,这岂不应了“冤沉海底不见天”这句话吗?
    老哥春生,年仅十五岁时,于一九三八年参加八路军,被战友们誉为红小鬼。一九四二年,他曾被日伪军俘获。酷刑杖下不低头,差一点被敌人折磨死在在狱中。后来幸被组织营救脱险。他自感历史清白,无愧于党和人民。因此,他在自己的履历一栏中,总是毫不隐瞒地写上一笔“一九四二年被日伪军捕获,党组织营救出狱”。
      咳,在那极左年代,常常是说了实话,误了自家啊。
     令他不解的是,不管他在哪个单位工作,只要遇上运动,党组织总是重点查他这段历史。至于审查结果怎样,却从来没有人向他交底。这真是个谜!
     看看自己的档案,不是就清楚了吗?不行,组织掌管的档案,是从来不准与本人见面的,里面是红还是黑,自己根本无法知道。因此,他一直是党组织内定的“可用,但不可重用”的党员干部。你能想到吗,像他这样的,在敌人酷刑杖下视死如归的铮铮党的干部,一九四六年,因审查不清,曾一度免职,降为办公室文印员呐!即使闻者,也将垂泪吧?这就是他,身为“三八式”干部,级别一直不高的原因。同时,因受刑过重,他的神经官能病时轻时重。每当一次运动过后,他的身体总是垮到底,有时几年都恢复不过来——思想摧残,尤重于疾病折磨啊!他常常想: 

我为革命心无愧, 
何来时时不饶人?

       化大革命期间,那些革命闯将们,恨不得从墙缝里扣出个叛徒、特务来,以显示自己革命的坚定性。为此,尽管春生巳经退了休,他依然是重点叛徒嫌疑犯,自然地成了东门居委会,以至于城关公社的重点审查对象。这一次,他简直恼火了,将写有“王涛,秦昆,刘继荣”的证人名单,向桌子上一拍,愤愤地说:“去,查吧!老子等着!”
      他自己写就的历史,让他坚信自己,不是从狗洞里爬出来的叛徒,而是昂首挺胸从敌人牢房里闯出来的英雄! 
      等啊,等啊,等啊!他等来的是什么?是批驳,是审问,是威逼!
      一九七三年七月某日夜。天上阴云密布,远处雷声隆隆轰鸣。偶尔,一条闪电裂开长空,带来一霎时光明。东门居委会党支部的十余名离退休干部党员,聚集在居委会里,举行刘春生历史问题突审会。春生是离退休老革命,是他们党支部书记。这些老人,想自己澄清问题,不准街道上那些所谓左派们插手。实际上,这些老人们,是以揭批为名,行保护之实。其用心,是多么良苦啊!
     “大家记住,今天的揭批,不管结果如何,任何人不准外传!“离休老人老谢(名家文),文化程度不高,是个炮筒子,他常常跳着脚骂县里的领导对离退休人员照顾不够。然而,他的为人,却非常正直。今天,他俨然成了司令员,向在座的人们发号施令“不管外面那些革命小子们怎么样,咱们是一家人。谁如果露了风,小心我老谢的拳头不认人!” 
     “是啊,春生既然敢坦然填写履历,自然心里无鬼。也许,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吧。”别看庞大姐(名振兰)是个女同志,分析问题却非常尖锐,往往能一语中的。
       这是小组揭批会的开场白,下面便转入正题。
      首先,由春生自我介绍被捕与出狱的经过。我写他的这段历史,能一挥而就,几乎不用修改。他自己讲起来,可就难了。每逢触动伤心处,他往往好长时间闭口不语,需稳定下情绪才能继续向下讲。他的回述,深深地感动着在场的人,人们谁也不插半句言。不少人,听着春生的讲述,触动自己历史上的伤心事,竟偷偷抹起泪来。那个老庞, 参军时还是个小姑娘,入伍后曾受了不少委屈,因为大家“同是天下伤心人”,竟抽抽咽咽哭出声来。最后,春生说:“当时沂蒙地委书记王涛,秘派的我;费东县的县委书记秦昆,直接委任的我;南龙口村的地下村支书刘继荣,出面营救的我。你们可以去取证嘛,何必硬来逼我?”
     “咋?想混过去?没门!天下是老子打下的,可没有叛徒的功劳!”有位参加过长征的老同志,粗得要命,我不想直呼他名字。
     “啥?你说谁是叛徒?”在这种事上,春生决不忍让,瞪着眼质问他。他呢,并不气壮,一句话也不吭了。
    “好俺那春生书记啊,问题就出在这里。去费县外调的回来了。人家的结论是‘查有此人,却无其事’。那个刘继荣,一口拒绝给你做证。你的罪一一嗨,白受了!找个墙旮旯哭去吧!”还是那个炮筒子老谢,快言快语地亮了底。
     “什么?刘继荣,他,他,他……”春生的脸,立时胀红了;春生的目,霎时变直了。他张着口,再也“他“不出来,轻轻摇着头,自言自语地说“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……”他停止说话,痴痴地坐在那里一一痴郁病又复发了。
      会,再也开不下去。对春生的审查,又不了了之。

     看到这里,有人会问:“还有王涛、秦昆嘛,一查不就结了案?”
问题就在这里。抗战胜利后,当事人各自东西,春生无法提供他们的工作单位,到哪里去调查?王涛和秦昆的工作单位,春生是在文革后期才知晓的。因此,多少年来,春生一直被组织部门半信半疑地吊着。他自己呢,也一直背着屈辱默默地工作着。
       这个时期,我还在弥河中学工作,家安在西邢村,进城与老兄相聚的时间较少。老干部们揭批春生的那次会开过以后,春生的情绪很低落,身体也极不好。借星期日的空暇,我来到春生家,顺便做些开导工作。春生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委屈:营救过他的人,竟然不出面给他做证,让他蒙受这令组织怀疑的不白之冤。我无论如何劝解,这个死结很难解开。我们哥俩正在闷坐,大门外忽然有人高喊:“刘老师在家吗?有客人来访。”
       当我与春生迎到屋门口时,公社里的李慧朴,巳经领着一位来客,立在了我们的面前 。这位客人,两手空空, 风尘仆仆,标准的山里人装束,看样子来路不近。他有六十余岁,个头不高,身材干瘦,唇边颏下,胡须稀疏。他瞪着两眼,直瞅我与春生,嘴角微微上挑,有几分傲气,亦流露出几分不满意味。春生与他似曾相识,我却与他形同陌路。想不到这位客人,说话那么干脆、率直。他指指我,极为肯定地说:“你,我不认识。看模样,你们像对亲兄弟。”
     这人眼真尖,一下子就看准了。我默默点点头。他呢,向前赶上一步,劈开两脚立着,一只手掐着腰,另一只手指着春生鼻子,好似在骂阵,朗朗地说:“你是刘春生,剥了皮,我也认得你的骨头!”他向地上吐口唾沫,又愤愤地教训春生,“你小知道吗?咱农民可是卖地如割一一肉一一啊!”
他的后几个字,声音拖得极长,且嗓音提得极高。看来,他是真动火了。
     此刻的春生,已认出他是谁,眼里含着泪,一下子扑上去,紧紧抱住那位客人,口里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他喃地说:“你是……”
     还没等春生将话说完,那客人就打断了他的话,抢着说:“李清功,南龙口地下党支部书记李清功!不认识?”

      “认识,认识。“春生将他抱得更紧,好像迷失日久的孩子,又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里。 “你认识个屁!早把我这救命恩人丢到脑后了。“李清功一把推开春生,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,径直跨步向屋里走去。一直在屋内旁观的大嫂光兰,急忙搀住他,让他在正座上落座……
       春生当年,是临危受命,派遣、接头,都是匆匆而过。那刘继荣,是他当时化名人刘继义的哥哥,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刘春生这个名字,他怎么可能出面作证呢?至于李清功,春生只与他见过两次面。第一次是奉命到南龙口接头;第二次.是李清功营救他出狱。人虽见过两次.他的名字.却只听派遣他的秦昆讲过一次。随后被捕受刑,几度昏迷,不少事都记不清了。那个与他一起被捕的组织委员老李,春生至今也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。误会,就出在这里。
       令人费解,这李清功为何突然来访?
       此李,是个极英雄的人物。营救春生时,他公开的身份是伪保长。营救春生以后,组织怕他不安全,将他调离本村,成了脱产干部。然而,他却过不惯紧张的游击生活,又常常摆他的功臣资格,漠视周围同志。于是,干了不几年,就自动脱干、脱党,回到村中。村里的那些小村干毛孩子们, 哪是他的目中之物?因此,他与干部的关系搞得很糟。解放以后,多次有人来取证刘春生的材料,村干们也自知是李清功,却无人向他透露分毫,只以“查有其人,却无其事”做结。村干部们,怕让李清功做了证以后,他的尾巴会翘得更高,态度变得更坏,让干部们的日子更不好过。这样以来,就将咱们的春生害苦了,让他顶了四十年历史不清的帽子,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前途。 
       最后这一次,益都派人去取证的消息,恰巧让清功的儿子知道了。儿子告诉了老子;老子便不辞劳苦,风尘仆仆赶到益都亲自为春生做营救证人。他的形象,不能说不高大,不能说不光辉,他又一次从政治上营救了我们的春生。事实证明,他依然是革命好同志,只是性格各异罢了。村干们不错,当年就推荐清功的儿子当上特种兵,成了中央一名光荣戍卫战士。

      春生的迷档,终于揭开了,原因原来在这里。从此以后,他可以堂堂正正地对人说:“我就是我,我是清白的!”不,他还清白不了。清白不清白,关键并不只在人证,更重要的是组织结论。春生被捕的案件,根本就没有组织结论!这可真正是:

冤案深深不露底, 
迷雾重重难见天。

       春生自己承认被捕过,却否认投降变节,档案中又没有他的证明材料。试问,以后的领导们,凭什么相信他清白? 怎么能敢委他以重任?没有将他整死,已经是高看一眼了!
       一九七九年九月,益都车站宾馆,住进一位奇怪客人。这人七十余岁,手柱拐棍,病态极重。他长脸瘦削,双目深陷,一副不久于世的容貌。他进门就告诉服务员:“刘春生住在你们城里,快去给我找来。要多少跑腿钱,我都支!”
      说完,将一叠票子拍在桌子上。恰好,服务员是我们街上的。信一传来,春生就将他接到家中,留他住了四天,然后,才将他送走。刚将他送走,他的女儿就找来了……
       来客叫尤廷烈,一九四二年,他是费东县的秘书。那时,他巳经三十来岁,为人心直口快,工作很泼辣,却有点毛躁。在营救春生的案件中,他出过不少力,一袍袱一袍袱的法币,都是他爬山过岭,从地委到县委,用在了营救工作中。可惜,他也有极大失职。结果,不但使春生终身痛苦,也令他自己一生怀愧。他病情已经相当严重了,背着子女们,孤身一人跑到益都。他来干啥?来了却一件令他一生愧悔不安的心事。他感到此事不做交代,死也难于瞑目。
       他见到春生后,一把抓住春生,惭愧的浊泪,泉涌似地流出,哽咽着说:“老刘啊,很对不起。你被捕的事,档案里没有结论。县委书记秦昆让组织部长韩慎斋写,韩慎斋让我写。我、我、我当时没有给你写……”他巳经泣不成声了,接着说,“让你这一生,受了不少苦吧?”廷烈的肺腑之言,可真应了两句俚言: 

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,
人之欲归,其言也善。

        春生长叹一声, 酸泪滚滚跌落,什么话也没说。老天爷呀,四十年快过去了, 他还能说什么呢……
       于是,老兄春生,抱病跑济南找王翰卿、李子超,带疾奔上海找王涛、秦昆。最后,秦昆同志亲自为春生写了结论。
       此时巳是上海市人大副主任的王涛同志,看了秦昆为春生写的结论,感慨地说:“有罪呀!我们同志的疏忽,竟给春生同志造成终生痛苦。”
       这巳经是一九八○年的事了。秦昆同志的结论是:“刘春生同志,一九四二年在费东县任敌区秘密党的特支书记,到县委汇报工作时,途中被敌人逮捕。经过组织营救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脱险了。他在被捕期间,没有暴露自己身份,也没有泄露机密,表现是好的;在尖锐的对敌斗争中,表现是好的。”
       老兄春生,追随共产党革命六十余年,只落得一身病痛,满腹委屈。然而,他从牙缝里也没流露出对党的不满来。不仅对外人没说过,对我这个亲弟弟也没说过。年高八十的他,活得很超然。何者?用我给他拟写的中堂中的最后两句话来作答吧:

日享薄薪心巳足, 
千人同征几人还!

        然而,我这个旁观者, 我这个做弟弟的,却深深地为他痛惜。 我感慨万端,肃然而成《 惜兄短吟》:

苍松翠柏郁葱葱, 
迷雾散却山高耸。
短髯稀发霜雪色, 
一丝苦笑落镜中。

 


编辑:今日青州网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今日青州、今日青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新闻热线:0536-3233110       邮箱:qzjrqzw@163.com
 
  上一篇:    下一篇:
 
 
综合商讯    
青州市公告挂失... 11-30
青州市医保局开... 12-02
《潍坊日报今日... 02-11
潍坊市12345政务... 12-16
2022年全市中小... 12-16
青州这里将建消... 12-16
【惠企便民·人... 12-10
青州市2022年度... 12-10
   
走进平安庄 10-14
探听,来自偶园... 10-10
青州历史考古研... 03-29
法伟堂乡试朱卷考 03-22
圣贤文脉 村志... 03-01
青州一门两进士 03-01
村,因山而古老... 12-28
王丙召与浮雕《... 12-27
青州新闻    
汲英民荣获"中国... 03-30
青州南湖文旅康... 03-28
放飞梦想的乐园... 03-27
恒信山水·翡翠... 03-27
青州景区党建建... 03-25
市委常委、人武... 03-25
市医保局组织开... 03-25
市委常委、常务... 03-25
《今日青州》电子版    
关于我们】- 【联系方法】- 【投稿信箱】- 【版权声明】- 【招聘信息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今日青州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服务热线:0536-3233110 邮箱:wfrbjrqz@163.com 地址:山东省青州市市委院内档案局四楼 邮编:262500

版权所有 今日青州网 鲁ICP备12014985号

技术支持:710STU淄博网站建设